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刚开一秒私服> 终有岁月可回首

终有岁月可回首

时间:2022-07-23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一
  
  意外比计划来得快。办公室通知王雪单独去医院取体检报告的时候,她就知道结果不好。当年过半百的妇科主任跟王雪说出一大堆术语时,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:“您就告诉我还能活多久?”医生安慰她:“你别怕,好好配合治疗,情况并没有那么糟。”
  
  王雪走出门诊楼,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才让眼泪落下来。子宫原位癌,怕是凶多吉少。她首先想到的是女儿琳琳,她刚刚上大学,还有那么长的路需要她的陪伴。不行,不能就此向病魔低头,怎么样也要拼一拼。擦干眼泪,王雪开了车回家。
  
  整整一下午的时间,王雪归拢了家里所有的资产,然后写了一份遗嘱,她不是懦弱的女人,但疾病来势汹汹,她不知有几成胜算,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未雨绸缪,她这个年龄已经看开生死,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,除了留出看病的钱,剩余的她都为女儿作了安排。作为母亲,时至今日她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。
  
  刚安排完这一切,丈夫李辰下班进了门,王雪喊住他,把体检结果递到他手里。她发现他看到那几个字后手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王雪说:“别担心,我不会拖累你的。之所以告诉你是觉得你有知情权,当然更多是为了琳琳。这样,明天我们先去把离婚手续办了,对了,这事先别告诉琳琳。”
  
  说完,王雪觉得耗尽了全身的力气,一阵心慌,她转身往卧室走。李辰一把拽住她:“你说什么?为什么要离婚?”王雪挣脱他的手,凄然一笑:“我们这样过下去有意思吗?难道离婚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?既然你仍要维持你好男人的形象张不了口,那么这个恶人我来做好了。”王雪忍了忍,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。
  
  李辰半拖半抱地将她安顿在沙发上:“别耍小孩子脾气,我什么时候说要离婚了?”王雪抹了一把泪:“分居,不理睬,我再神经大条些恐怕人你都敢领回来了吧?”李辰叹了口气:“别胡说,咱好好看病别置气好不好?”
  
  晚饭王雪喝了李辰熬的一碗粥,然后进屋躺下了。李辰收拾完也跟进来,然后从身后抱住她,半晌才出声:“我已经跟单位请了假,明天就陪你去住院,别怕,有我在呢。”王雪又忍不住哭了。
  
  二
  
  第二天,李辰陪王雪去了医院,向妇科主任详细了解了妻子的病情后,安慰她:“没事,主任说你这种情况很常见,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不好,做完手术基本就没事了。”王雪点点头。
  
  手术安排在两天后,这两天里,王雪享受到了大熊猫般的待遇,李辰什么都不让她做,饭来张口衣来伸手,连脚都要给她洗,惹得同病房的人羡慕不已。王雪不习惯,说:“干嘛?我还没生活不能自理呢。”李辰边给她擦脚边说:“我先锻炼一下,怕到时候照顾不好你。”
  
  做手术的前夜,李辰回家取东西,王雪去向主任咨询具体事宜,和蔼可亲的妇科主任笑眯眯地说:“你丈夫对你真上心,一说起你心疼地直掉泪,我从医这么久还没见几个男人这样过……”王雪听了一怔,李辰真的会这样吗?主任说,她这种情况属于三期,还算发现得早,如果手术后病理检测是良性,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。王雪踱回病房,躺在床上发呆。
  
  一年多来,她感觉到李辰态度的游离,这个年龄周围的亲朋离婚的不在少数,虽然她从没想过离婚,可是李辰的态度让她失望,二十年了也许彼此早已厌倦,离就离分就分,女儿考上了大学,也没什么负担了。与其半死不活地拖着,还不如快刀斩乱麻。她不知道别的夫妻日子是怎么过的,只是觉得自己的日子如一潭死水,没什么盼头,哪怕吵吵架也好。
  
  李辰取了东西回来,护士进来做术前准备,边忙碌边对王雪说:“你丈夫对你真好。”说完收拾东西走了。病房只剩他们两个人,一时无语。
  
  “李辰,我怕。”半晌,王雪憋出一句。李辰握住她的手,轻轻抵在脸上:“别怕,我在呢。别乱想,会没事的。你今晚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,等你从手术室出来,琳琳也该回来了。”“你告诉了琳琳?”“对,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她,她已经是成年人了,以她的脾气如果不告诉她事后肯定要闹的,再说孩子早晚要独自面对很多事情,让她早点锻炼一下也好。”
  
  王雪没再作声,她觉得他说的有道理。李辰端了水过来喂她喝下,然后也上床侧身躺在她身边:“什么都别想,闭上眼睛。”说着,手轻轻在她身上一下下拍着。年轻的时候,王雪每逢睡不着,李辰就这样打着拍子哄她入睡,嘴里还哼着自编的曲调。几天来,王雪真的又累又怕,她把头往他怀里偎了偎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,很快睡着了。
  
  李辰几乎一宿没睡,说实话,他比王雪都紧张,最初真的把他吓蒙了。日子一直静水深流,从没想过会中途生变,那些遥远又恐怖的疾病怎么会落到妻子身上,如果……他不敢想下去,以至于在和主治医生沟通时忍不住几次落泪。黑暗中他听着妻子微微的鼻息声,想到午休时她眼角旁细微的皱纹,他有多久没好好打量她了呢?当她说出离婚两个字时是积攒了多大的失望啊。
  
  李辰检讨自己,这一年来忙于工作,或者是一种这个年龄说不出的倦怠,还有也真遇到了诱惑,他也在挣扎在犹豫,冷落妻子也就在所难免。虽说二十年的婚姻,早就如同左手摸右手,但王雪说出离婚的话时,他还是很吃惊,要说他没想过那是撒谎,但他没有付诸行动的勇气,以什么理由呢,仅仅是厌倦吗?然后呢,跟谁不是柴米油盐新一轮的厌倦。一想到王雪委屈得几欲落泪的样子,李辰不免心疼又自责。
  
  三
  
  王雪的手术进行了近三个小时,李辰从来没觉得时间如此漫长难捱。终于,手术室的门打开,医生拿着托盘,上面是王雪被取下的子宫,说目前來看问题不大,但还得送到病理室检测,才能最终确定结果。正说着,王雪被推了出来。李辰赶快迎上去,王雪脸色苍白,双目紧闭。李辰喊了一声,医生安慰他:没事,她现在意识是清醒的。王雪配合着嗯了一声。
  
  李辰把王雪从手术床上抱下来,她一直都那么瘦,等出院了一定要想办法把她养胖些。为了王雪能休息好,他坚持要了单间病房。病床上的王雪发出痛苦的呻吟,李辰的心瞬间翻江倒海,他握住她的手,轻抚她的脸:“别睡啊,要等麻药劲儿过去才能睡。”病房的门一响,女儿琳琳闯进来,一看母亲那个样子,责怪父亲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。王雪努力睁开眼睛,看到女儿,眼泪顺着眼角淌下来。父女赶快一左一右陪伴着她聊天,等待她麻药劲儿过去。
  
  躺在病床上的王雪完全成了个小婴儿,无法自理,最关键的是痛苦。李辰一见她那个样子就很揪心,有两次还嫌女儿手重了,发了脾气。王雪难受得出不了声,心里也不高兴,孩子没有经验,又跟着担惊受怕的,他凶什么啊。她怕女儿受委屈,没想到女儿还挺开心,跟她耳语:”妈,我怎么发现爸跟换了个人似的,他以前对你可从没如此温柔过。”
  
  王雪瞥了一眼李辰,正好对上他的眼神,他搔搔后脑勺垂下眼睑,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样子,王雪忍不住咧咧嘴,不小心扯动了伤口,疼得“哎哟”一声。李辰立马腾地一下站起身,呵斥女儿:“不许跟你妈说话了,让她静心养着。”琳琳撇撇嘴:“就你是亲丈夫,我不是亲女儿呗。”李辰伸手在女儿头上拍了一下。王雪闭起眼睛,嘴角漾起微笑。
  
  王雪的检测结果出来了,情况良好,没有癌变扩散,医生说保证每年的体检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。李辰拿着检测单,一路跑回病房,王雪看了结果也长舒了一口气。
  
  王雪恢复了不少,打发女儿回了学校。夜里,她睡不着,对李辰说:“说说话好吗?”李辰说好,王雪却半晌没作声,李辰先开了口:“别瞎想,以后我们都好好的。”王雪点了点头,眼泪淌了下来。李辰给她擦去眼泪,定定地看着她,然后说:“你知道吗?我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劫后余生、失而复得。”说着,红了眼圈儿。
  
  李辰很快睡着了,王雪看着他鬓边的丝丝白发,忍不住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她有过种种猜测和打算,原以为他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,其实她错了,多年的情分早已融进骨血,无法剥离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经此变故,他们才明白,无论怎样的风起云涌,终是谁也离不开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