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刚开一秒私服> 爱在细微绵延处

爱在细微绵延处

时间:2022-07-23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“不老还红”的人面桃花
  
  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,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大事。可夫妻之间事虽细微,一件件小事中却包含着无限深情的爱。
  
  1987年4月的一个星期天,在杭州考察的他停下手中的工作,與夫人沿着西湖散步。走到一棵盛开的桃花树前,他对妻子说:“老太太,‘人面桃花相映红’呀。咱们都老了,儿孙一大群了。”夫人笑着说:“咱们还不能算老呀。”他问:“不老?还红吗?”“红!还红!”听了妻子爽朗的回答,他笑呵呵地说:“好,还红。来,照张相。”遂伸出左臂搭在了夫人的肩膀上。身边的同志举起相机,拍下了这宝贵的瞬间。照张合影虽说是小事,但彰显的是夫妻俩直至晚年感情弥笃,爱意更浓。他是陈云,她是于若木。
  
  1938年3月,陈云和于若木在延安结婚。结婚是人生大事,可他们的手面却很小,当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陈云只花一元多钱买了一些糖果、花生,请同事热闹了一下,人生大事便算办了。
  
  婚姻大事,手面却如此小,让于若木懂得在婚姻生活中,要用理性增强相互的感情,从小处着手处理日常生活中的事情。1939年5月28日,于若木写信向在英国求学的大哥报告了她和陈云的婚恋情形。她在信中写道:“你问我们要什么书籍?我们不需要什么书籍,我对你有这样一个希望:希望你送陈云同志一支钢笔,因为他没有……”惦念着丈夫没有钢笔,一支小小的钢笔却加深了夫妻俩对感情的书写。
  
  一衣一饭中的无限深情
  
  组织部部长连一支钢笔都没有,足见当时延安经济情况有多困难。组织上给陈云发的棉衣,于若木总会拆了重做,为的是把背部的棉花铺得厚一点。她说:“他体质弱,受凉后容易感冒,穿上这棉衣就好多了。”这“重新做”的事虽小,可一针一线里绵绵密密地缝进了她对陈云的一片深情。1979年,陈云生病住院,觉得盖医院的丝绵被很合适,于若木就称了一下医院的被子,按那重量给陈云做了一条。陈云盖了以后觉得热,她就把棉被拆掉,把丝绵一点点地揭开,重新做了一次。一次次重做,重叠的是她对他诚挚的爱。
  
  于若木给陈云做的新布鞋,陈云刚穿时往往有点挤脚,于是于若木每次都要自己先穿几天,直到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后再给陈云穿。把新鞋穿柔软,将不舒服留给自己,彰显了她情感的细腻。陈云的背心常常是不能再穿了才让买新的。买之前,于若木总会不厌其烦地叮嘱工作人员:“给首长买宽松一些、薄一些,要买60支纱的,穿着凉快,也舒服。”
  
  在陈云的穿着上,于若木细心周到,在饮食上也生怕他吃得有半点不舒服。解放初期,陈云还没有配备专职的医护人员,于若木为了让丈夫身体健康些,便开始自学护理知识,经过长时间的钻研,她竟然成为营养学方面的专家。
  
  于若木根据陈云的身体情况,制订了营养丰富的食谱:早餐是面包、果酱、黄油、豆浆;午餐是一荤一素;晚餐是豆制品、蔬菜、大米饭。她了解到香蕉富含钾有助于睡眠后,便让陈云饭后吃香蕉。在于若木的调理下,陈云的身体好了很多,他不仅胖了,感冒也少了,而且总是步履轻盈、目光炯炯,很有精气神。
  
  细微绵延起爱的高山长河
  
  这样从小处着手,对丈夫的照顾无微不至,只因她欣赏他的智慧和工作的果断,更敬重他像水晶般透明的人格。当年在延安,因陈云有流鼻血的毛病,她被组织派去照料他。短短一个月,陈云便对她有了好感。当得知她还没谈过恋爱时,他如实地告诉于若木自己结过婚,后来离婚了,并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交个朋友。相处日久,陈云向于若木说了一段发自肺腑的话:“我是个老实人,做事情从来老老实实。你也是一个老实人。老实人跟老实人在一起,能够合得来。”
  
  这“老实人”便是指有什么说什么,无遮无掩的“水晶一般透明”的人格。因为这人格,陈云对于若木关怀备至,呵护有加。“文革”期间,于若木被下放到湖南衡东的“五七干校”劳动,陈云则到了江西。陈云回到北京后,马上嘱咐孩子们前去看望于若木,给她送换洗衣服,带吃的东西和一些钱。他满怀深情地对孩子们说:“你们的妈妈每个月只能拿到20元工资,但还坚持用5元钱订阅《人民日报》。你们要给她多送一些钱去。”1972年12月,在陈云的争取下,于若木终于回到家里。
  
  1995年4月10日,陈云安详离世。虽说20世纪50年代之前陈云的身体一直不好,常常流鼻血、感冒,可在于若木的精心照料下,他享年90岁。2006年2月28日,于若木在北京病逝,享年87岁。
  
  其实,生活中的小事透着爱的大精神。把握住一衣一饭的“小事”,于一针一线、一粒一勺中,便可延绵起爱的高山长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