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上门喂猫

[新传说] 上门喂猫

时间:2022-07-17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年轻小伙子蒋祥是“喂宠人”中的新成员,他平时利用节假日在线接单,各处奔走,帮忙喂食“毛孩子”们。因为他服务好,收费合理,口碑不错,客户越来越多。
  
  临近国庆,有个叫“淼淼”的姑娘给蒋祥留言,说她趁假期要出去玩几天,请蒋祥照顾好她的宠物猫“小咪”。
  
  蒋祥热情地回道:“放心吧,没问题!”
  
  淼淼住的是个高档小区,蒋祥进电梯时,同乘的大爷好奇地看看他,问道:“小伙子,以前没见过你啊……”
  
  蒋祥答道:“我找朋友。”
  
  大爺看蒋祥按了“10”楼的按钮,便一脸狐疑地问:“10楼的,好像出去了吧?还有人在家?”蒋祥笑笑,没有解释。出电梯时,大爷还不放心地探出头来张望。
  
  蒋祥有些无奈,这种情况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。
  
  淼淼家是智能门锁,所以不用留钥匙,按个密码就能进门了。她的宠物小咪是个惹事精,见到生人就喜欢“躲猫猫”,得满房间地去找。好在淼淼知道自家宠物的脾性,大度地告知蒋祥,只要把小咪照顾好,没有房间不能进,没有东西不能用。蒋祥翻箱倒柜,终于在衣橱里拖出了躲藏的小咪。
  
  这次,淼淼定制的服务包括给宠物洗澡。这是蒋祥接的第一单“洗澡”任务,加上小咪顽皮得很,像是有意欺负新手似的,张牙舞爪,不但泼了蒋祥一脸的水,还险些把他的脸抓破。蒋祥狼狈不堪,只好翻出茶几抽屉里的指甲钳,将小咪锋利的猫爪子修剪了一下。
  
  把猫毛吹干也颇费周折,光是在淼淼凌乱的房间里找到吹风机,就费了蒋祥不少时间,最后还是在电脑桌后面找到的。然后,他把一张小板凳像笼子一样扣在小咪身上,才让它不乱动,勉强吹干。
  
  没想到小咪经这么一折腾,似乎很生气,居然从玄关的窗口跳到楼道,跑了。等蒋祥追出去时,猫早就一溜烟地跑到楼上去了。
  
  蒋祥正打算穿好鞋去追,电梯口突然出现一位中年妇女,把他堵在半路,张口说道:“幸好老街坊提醒我,家里可能进贼了!要不是我住得近,还真让你跑了呢!”
  
  看面相,蒋祥估摸着来人应该是淼淼的妈妈。蒋祥忙解释自己不是贼,而是淼淼的朋友。为自证清白,他还打通了淼淼的语音通话。淼淼让蒋祥把手机递给老妈,也不知她说了什么,解释半天后,手机才回到蒋祥手里。
  
  淼淼在电话里对蒋祥说:“拜托,千万别跟我妈说你是来喂猫的,跟猫有关的东西也都藏好。我妈知道我养猫,非扔了小咪不可!”
  
  蒋祥走远几步,压低声音说道:“那我怎么说?”
  
  “放心,我已经暗示你是我男朋友了。”
  
  “什么!”蒋祥差点叫出声来,碍于淼淼妈还在边上呢,他只得低声道,“这怎么行?”
  
  “废话,我一个单身女性不在家,你还上门,不说男朋友谁信?你可千万要帮忙,回头我加钱!”
  
  加钱就算了吧!蒋祥提醒淼淼猫跑了,淼淼却说:“放心,蠢猫只会往楼上跑,丢不了,当务之急先对付我妈。”
  
  蒋祥无奈,好嘛,宁可承认有男朋友,不肯承认养猫,真是新时代的母女关系。
  
  蒋祥重新走进屋,淼淼妈上下打量着他,见他眼镜滑到鼻尖,头发湿漉漉地耷拉在额头,一副狼狈样,淼淼妈直皱眉头。她问了蒋祥一些年纪多大、是哪儿的人、在哪工作等“查户口”的问题,想想不放心,又问道:“既然是男朋友,那淼淼的生日你总该知道吧?”
  
  蒋祥心里一“咯噔”,看来淼淼妈是不信自己,准备“丈母娘考女婿”了。
  
  生日,谁知道呢?蒋祥猛然想起淼淼家密码是970724,该不会就是生日吧?他壮着胆子回答:“7月24日,97年的。”
  
  淼淼妈没说话,看她的表情,这关是蒙对了。
  
  淼淼妈又问道:“她去旅游,你怎么不一起?对了,她是去哪儿来着?”
  
  她去哪儿,您老不知道?这是又要考我呗,蒋祥心里嘀咕着。淼淼可没跟蒋祥提过要去哪儿,不过刚才找吹风机时,蒋祥不小心碰到了电脑桌上的鼠标,电脑当时是待机状态,鼠标一动就亮了屏,网页上显示着云南大理的旅行攻略。
  
  “淼淼去大理了,我要加班就没一起。”蒋祥只能赌了,又补了一句,“她应该把您也带去的。”
  
  淼淼妈嗔怪道:“她要有那份孝心就好了!”见阿姨这表情,看来运气不错,连过两关了。
  
  淼淼妈看着蒋祥若有所思,她搓搓手指头,突然随口说道:“那个谁,给我拿一下指甲钳吧,我剪肉刺。”
  
  还考我?以淼淼的收纳习惯,就是真男朋友来了也未必找得到,可蒋祥刚给小咪用过指甲钳。他迅速找到,递了过去。淼淼妈嘟囔道:“看来还真没少来!”淼淼妈一边收拾起屋里凌乱的东西,一边四处查看,在发现家里并没有什么男士用品时,她仿佛松了一口气。蒋祥则趁机溜到阳台,把小咪的猫砂、食盆等东西一股脑儿地收进储物柜。
  
  淼淼妈显然对淼淼和蒋祥的关系不太高兴,不过最先的疑虑算是打消了。既然不是女儿家里闹贼,她就打算走了,蒋祥刚要松口气,淼淼妈却一回身,问道:“你不走?对了,今天淼淼不在家,你来干吗?”
  
  “我……这不明天要下雨嘛,淼淼要我来帮忙关窗户。我这就要走啦……”蒋祥急中生智地应付了一句,也跟着淼淼妈走出了房门。
  
  两人刚进电梯,蒋祥突然想到小咪还在楼上呢,得找回来啊!他只能说:“阿姨,我想起来,我朋友正好住楼上,我上去打个招呼,就不跟您下楼了,您走好啊!”说着,蒋祥朝淼淼妈鞠了一躬,跨出电梯,撒腿往楼梯间跑了。
  
  淼淼妈一脸狐疑地盯着蒋祥,还没来得及说啥,电梯门就关上了。
  
  蒋祥如释重负,爬了好几层楼梯,才找到躲在角落里的小咪,并一把将猫拎了回去。
  
  唉,终于完工,这单活儿还真费劲!
  
  转眼到了春节,淼淼又给蒋祥发来了新订单:她要跟妈妈回老家过年,小咪就又要拜托给蒋祥啦!淼淼留了一个新地址,就在她家对面的小区。
  
  蒋祥问:“你搬家了?”
  
  淼淼回复说:“那是我妈家,最近都是我妈在照顾小咪呢!”
  
  蒋祥惊讶了:“阿姨同意你养猫了?”对方回了个鬼脸的表情:“这事啊,说起来还多亏了你。”
  
  蒋祥一头雾水,关我啥事?
  
  淼淼解释说,那天妈妈回去后,说什么都瞧不上蒋祥这个“准女婿”。淼淼就借坡下驴,说她一个人太孤单了,没有男朋友,好歹让她养只猫……
  
  蒋祥苦笑:“你妈妈就那么不待见我呀?”
  
  淼淼发来“笑脸”的表情,说道:“你那天上楼去找小咪的时候,是不是跟我妈撒谎了?我妈说,我楼上好几户,住的都是单身姑娘,天晓得你上去干吗了!后来我妈越想越不放心,就跟我说,‘只要你跟那男的分手,养狮子、养老虎我都不管你!’总而言之,你帮了我大忙!”
  
  蒋祥听了,哭笑不得。呵,我这喂宠人还能发展这业务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