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执着的人

[新传说] 执着的人

时间:2022-07-14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宜州这地方向来祥和平静,可是最近,突发了一起杀人案。
  
  那晚,有个女人取了现金后被歹人盯上了。等女人走到黑暗处,歹人便上前抢夺,争抢间,女人被推倒了,后脑勺重重地磕在地上,当场就死了。因为附近没有监控,也没有目击者,而且案发后下了一场大雨,将歹人有可能留下的痕迹都冲刷掉了,警方一直没能破案。
  
  这事引起了一阵恐慌,后来渐渐平息下来。寻常百姓的日子总要过,这不,大家又像往常一样,坐到了刘老犟的糍粑店里。
  
  糍粑是宜州人爱吃的一种小吃,做法不复杂,把糯米蒸熟放到石槽里,用石锤或木槌反复砸烂,最终变成泥状就行了。糍粑并非宜州特有,但宜州的最好吃。在宜州,刘老犟的糍粑是公认的天字第一号,尤其是那碗糍粑羊肉汤,一个字,绝!这不仅是因为他家的店传了好几代,口味独一份,更在于他打糍粑时绝不惜力。将熟糯米制成口味最佳的糍粑要打多少下,他清清楚楚,绝不少打一下,也不多打一下。有件事最能说明这一点。
  
  一次,刘老犟在店里打糍粑,有个人跑过来,吼道:“刘老犟,你家羊圈失火了!”刘老犟手上却不停,继续打。那人急得冒火,又吼道:“你聋啦?你家羊圈失火了,还不回去救火?”刘老犟还是继续打。那人见喊不动刘老犟,就喊别人去救火。救完火回来,却见刘老犟还在打糍粑,那人怒道:“刘老犟,我们去救火,你倒像没事人,你是死人啊!”
  
  这一回,刘老犟停下了手中的石锤,擦擦汗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那人没好气地说:“你家羊圈刚才失火了,你怎么一点不急?”
  
  刘老犟说:“我刚才在心里数数呢,顾不上听你说话。”
  
  那人气道:“死刘老犟,少数多数又算得了什么?”
  
  刘老犟瞪眼回道:“那不行,数字要是乱了,糍粑就完了。”
  
  从此宜州流行起一句话,“刘老犟打糍粑,一步不能乱”,说的就是刘老犟对打糍粑的“执”。也是因为这,宜州人常说,今生今世不吃一口刘老犟的糍粑羊肉汤,白活了!所以,杀人案的风波平息后,大家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刘老犟的店里吃一碗糍粑羊肉汤。
  
  刘老犟的店里恢复如初,只一点不同——多了一个固定的客人。
  
  要说像刘老犟家这样的老店,有固定的客人很正常,但这位客人不同,他看着不到四十岁,人偏瘦,不多话,最明显的不同是,来的频率相当高,但又没有规律。糍粑店早晚开门,一般客人一天至多来一次,要么早上来,要么晚上来,时间都很规律。他却有时早上来,晚上也来;有时早上不来,晚上也不来,没个准。他到了店里,有时要碗糍粑羊肉汤细细吃,有时则不吃,就坐着想心事。客人上门,无论吃不吃都没有撵的道理,刘老犟也就由着他,从不饶舌。
  
  时间一长,众老客都知道了这人,偶尔在他点单、付账时听他跟刘老犟说话。那是一口标准的本地话,都很简短,他绝不多说一个字。众老客听后相视一笑:果然是咱宜州人,执,执得几乎过了头!
  
  这位执客人一来就是一年多。
  
  这年年根,天冷得要命,刘老犟的生意更加红火了,一碗暖心暖肺的糍粑羊肉汤,下肚实在太舒服!晚上,执客人一如既往地坐在店里一角享用他的汤。快打烊时,来了一个人,很精壮,戴顶帽子,鼻梁上架一副墨镜,有些风尘仆仆。他急急地对刘老犟说:“来份糍粑羊肉汤!要大碗的!”
  
  刘老犟抱歉地说:“您是第一回来吧?今天糍粑没了,要不您吃点别的,或者明天再来?”
  
  那人“嗯”了一声,看上去很失落。一会儿,他说:“老板,我就想今天吃,您能辛苦一下,重新打点糍粑吗?我可以付工钱!”
  
  刘老犟见这人挺执,便说:“工钱倒不必了,但您得等。”
  
  新客人激动地说:“我等!”
  
  接着刘老犟便按着自己的节奏打糍粑,花了好一会儿工夫才完成。新客人虽然着急,还是等到了最后。糍粑羊肉汤一端上桌,新客人就迫不及待地吃起来,他吃得很仔细,细品、细嚼,再慢慢咽下。
  
  这时候,店里的客人不多了,但执客人还在。他吃完后,像往常一样坐在位子上,偶尔抬头看两眼,不时掏出手机发发微信。
  
  新客人吃完后长吁一口气,一脸满足又不舍的样子。他突然吓了一跳:面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。
  
  是执客人!执客人开口便问:“吃完了,袁大龙?”
  
  新客人一颤,要动,又不动了,因为身边已来了好些精干的人,全是执客人发微信叫来的。
  
  很快,宜州传出一个消息:一年多前那起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,抓到了!是刑警在刘老犟的店里抓到的,而刑警就是那位执客人。
  
  当初,执客人调查发现,一个叫袁大龙的人有作案嫌疑。袁大龙很穷,又不好好工作,一直没吃过刘老犟的糍粑羊肉汤。他不止一次跟人感叹:“这辈子要是没吃过刘老犟的汤,白活了,我就是抢钱也要吃一回!”杀人案发生后,袁大龙就消失了。从此执客人一边到处找,一边等——在刘老犟的店里等,他断定袁大龙一定会来吃的。
  
  这一等就是一年多。
  
  袁大龙之所以会来,是因为他要偷渡出国,一想到或许永远回不来了,他决定走之前了却一桩心事:吃一回刘老犟的好汤!他心想,这都一年多了,自己的案子肯定已经被搁置了,于是他壮着胆子,特地来吃一回糍粑羊肉汤。万万没想到,刑警比他還执,打听到他对刘老犟的糍粑羊肉汤念念不忘,就在店里蹲守了一年多!
  
  大家听说后都不禁感叹,宜州人啊,还真是各有各的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