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好邻居

[新传说] 好邻居

时间:2022-07-12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秀茹今年三十八岁了,是不折不扣的高龄孕妇。老公衡孝东工作忙,经常要出差。这天,公司又有急事,衡孝东算了一下日子,对秀茹说:“距离预产期还有几天,我这次出差,两天就能赶回来。我已经和对门邻居大叔打过招呼了,万一有急事,你就按家里的报警器。”
  
  虚掩房门,秀茹送孝东下楼。回来时,她在楼道里碰到了对门的邻居大叔。大叔寒暄道:“有事你按铃,小衡跟我交代过啦!”秀茹笑着点头致谢,见大叔拎着鸡和鱼,她便问道:“家里来客人啦?”
  
  大叔乐呵呵地说:“不算客,我儿子回来啦!他一直在省城上大学,你们搬来还没见过他呢!”
  
  秀茹听了,禁不住摸了摸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。她多年不孕,这个孩子是好不容易才怀上的。以前总是羡慕别人家的天伦之乐,而现在,自己和老公马上也能拥有这份幸福了。
  
  秀茹回到家里自己吃了晚飯,然后简单洗漱了一下,便关灯睡觉了。睡前,孝东打电话过来,说飞机延误了,现在才刚要登机。秀茹说:“放心吧,我一切都好。你落地了记得发消息给我。”说完,困意袭来,秀茹很快睡着了。
  
  孕妇容易起夜,秀茹半夜醒来,开了床头灯准备上厕所。这时,她听到不知哪里传来一阵响动声,看窗外,几只猫追打着跑远了。
  
  是小区里的流浪猫呀!秀茹放下心来,走到客厅伸手开灯,却发现灯坏了。她只能摸索着走,结果肚子不小心撞到了桌角,她站立不稳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秀茹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,还感到一阵热流从体内涌出——破水了,这一摔,怕是提前发动了产程。
  
  秀茹连忙拿起手机给孝东打电话——关机,对呀,他还没落地呢!秀茹便给他微信上留了言,然后立即拨通了120。接线员交代她尽量平躺,等待救护车赶来。秀茹思索了一下,先去把房门打开,以便待会儿急救人员上门。然后,她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应急待产包——孝东提前准备的,里面有现金和证件。秀茹抱着待产包回到床上,按下了报警器。现在这个紧急关头,她真的很需要人帮她。
  
  很快,一个大男孩来到秀茹床前,小心地问:“大姐,你怎么了?”秀茹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:“你是对门大叔的儿子吧?我要生了……”
  
  男孩如梦初醒:“那……我去叫车!”说着,他就跑走了。男孩刚走,邻居大叔也过来了,看到秀茹的样子,显得很紧张:“你是不是要去医院?”
  
  秀茹用尽力气答道:“是的!拜托了……”
  
  大叔连忙说:“别着急,我马上把车开到楼道口……”说完,他就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。
  
  很快,男孩回来了,气喘吁吁地说:“车在楼下了,来,我扶你起来。”秀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羊水破了,要平躺……”
  
  男孩愣了一下,说:“那……我抱你下楼。”
  
  孕妇的分量可不轻,男孩咬着牙,把秀茹横着抱起,一步一颤地往下挪。好在是二楼,楼层不高,但到楼下时,男孩已是大汗淋漓。司机大叔赶忙上前接过秀茹,两人小心地把她放到后排平躺。秀茹的阵痛此时有所缓解,便连声道谢:“大叔,你们全家都是好人!”司机大叔头也没回,只是摆了摆手:“你老公跟我交代过的,邻居之间互相照应是应该的嘛!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连闯几个红灯,风驰电掣地往医院赶。
  
  车子刚停在急诊室门前,医生和护士就赶来了。医生快速检查了一下,对男孩说:“你是家属吧?快去办住院手续。”男孩也没解释,接过秀茹的待产包,飞快地跑走了。司机大叔正要帮忙推着病床,一辆警车在急诊室门口停了下来。从车上走下两个警察,对着司机大叔敬了个礼,说道:“您好!刚刚您有几个违章,请过来处理一下。”
  
  司机大叔歉意地对秀茹说:“不好意思……”秀茹连忙说:“不好意思的是我!您去和警察大哥解释一下,都是为了我!”
  
  护工很有经验地说:“没事,送人来急诊的违章记录一般是可以消除的,你去警局说清楚就行。”说完,她大步推着秀茹进了待产室。
  
  那边,飞机刚落地,孝东一开手机就看到了秀茹的留言。他连机场都没出,直接买票赶了回来。等他风尘仆仆地赶到医院时,正是凌晨时分,刚好赶上护士抱着孩子从产房出来:“谁是顾秀茹的家属?”
  
  孝东连忙上前,接过襁褓中的孩子。孝东颤抖着问:“我老婆怎么样?”护士说:“母子平安!幸亏昨晚来得及时,医生说再晚一会儿就危险了。你先去病房等着,你老婆很快就会被送过去的。还有,记得去缴费处办一下手续。”
  
  一家三口终于在病房里团聚,秀茹说:“昨天晚上多亏了对门大叔和他儿子,我一按报警器,他们马上就到了……我破水了不能走动,是他儿子把我抱下楼的。”
  
  孝东点头:“我早打听过对门大叔是开出租的,我就想着万一有急事,他有车也方便。我打个电话感谢一下。”说完,他拿着手机走到病房外。
  
  孝东是个大嗓门:“大叔!真是谢谢你了!我一定要正式致谢,你们全家都是我的大恩人……要不是您儿子……什么?哦……无论如何,大叔,您是我全家的恩人!”
  
  打完电话,孝东一脸狐疑地回来问秀茹:“你说抱你下楼的是大叔的儿子?”
  
  秀茹说:“对啊!怎么了?”
  
  孝东瞪大了眼睛:“对门大叔以为那孩子是咱家的亲戚……说他儿子昨晚一直在家睡觉,都叫不醒!”秀茹惊讶极了:“啊?可是……”她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交给男孩的待产包,里面有她所有的证件和一万五的现金。她心里一“咯噔”,说:“完了!那个男孩,不是对门的儿子,难道是个贼?怪不得昨夜我听到有声音……”
  
  孝东打开病房床头柜门,发现那个包好好地在里面放着。打开包,秀茹的手机和证件都在,现金没了,包里还有一条金项链和两个金戒指。孝东有点诧异:“现金都用完了?你带这些首饰来做什么?”
  
  秀茹纳闷:“这些首饰,我一直放在书房抽屉里,咋跑到这包里来了?还有那些现金,我没动过啊!”
  
  孝东一拍脑袋:“看来那孩子真的是贼啊!这些首饰肯定也是他翻出来的,估计他装在一起准备都拿走的,可是你突然临盆,他良心发现了。等到了医院,他匆匆忙忙地拿走了现金,至于这些金首饰,会不会是忘拿了?”
  
  秀茹呆住了,心里五味杂陈。孝东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总算是盗亦有道吧。我先去楼下缴费。”说完,他便起身去楼下了。几分钟后,孝东回来了,他对秀茹说:“钱,没丢。缴费处的人说,你的住院押金已经交了,一万五,一分不少……”
  
  几个月后的一天,秀茹收到了一封匿名信——
  
  大姐,你和孩子应该都很好吧!我那天看你家门没关,就悄悄进来了。一直等你睡着后,我在桌子上发现了那个装了好多钱的包,还在抽屉里找到了金首饰。当然为了“安全”,我还顺手弄坏了客厅的灯。可你摔倒的那一刻,我才发现,你竟然是一个临盆的孕妇。我妈就是生我的时候难产死的,所以那一刻,我忘记了自己是个贼。看到你挣扎着打电话求助的时候,我就在想,如果我从小也有妈妈教导,我的人生会不会不一样……
  
  信还没看完,秀茹已经泪流满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