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情节故事] 温暖的输液瓶子

[情节故事] 温暖的输液瓶子

时间:2022-07-12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陈飞是一家医院的护士,平日里给病人扎针、上药,工作辛苦不说,有时候还会受气。
  
  这天,陈飞配好药,刚准备推着小车去给病人输液。忽然,门一下子被人重重地推开了。陈飞抬头一看,是个一脸凶相的中年男人。中年男人进来之后啥也不问,冲着陈飞就是一顿斥责:“你们这些医生都是干啥吃的?等了那么长时间,也没个人来给输液,是不是不让人活了?”
  
  陈飞忍不住回敬道:“输液总得有个先后吧?我们都是按顺序安排的。”
  
  中年男人把眼一瞪,说:“谁知道你们这顺序是啥鬼排法?”
  
  陈飞没有再搭理他,把手头的东西收拾好后站了起来。中年男人见她不吭声,又问道:“能不能现在就去输液?”
  
  陈飞问:“你是哪个房间几号病人?”
  
  中年男人说:“308病房3号。”这正是陈飞接下来要去的床位,她冷冷地对男人说:“现在就去。”
  
  中年男人一怔,脸上掠过一丝歉意,不过他啥也没说,一下子拉开门走了出去,那门又弹了回来,晃了几下才停下。陈飞不禁摇了摇头,心里充满了厌恶。
  
  陈飞到了308病房,3号床的病人是个老太太,估计是中年男人的母亲。见到陈飞,中年男人不耐烦地说:“你怎么才来?”
  
  老太太躺在病床上说:“刘根,你咋说话的?”
  
  叫刘根的中年男人当即变成了一副笑脸,俯下身子说:“妈,我不是想着让您早点输液早点好嘛!”老太太说:“那你也不能这样跟人家医生说话哩!”刘根连连点头:“是是是,知道啦!”
  
  陈飞把输液瓶挂到了架子上,给老太太扎好针,调好了滴液的速度,说:“有问题按铃,我随时过来。”
  
  老太太说了声“谢谢”,刘根则扫了一眼陈飞,啥都没有表示。
  
  过了不一会儿,铃响了起来,陈飞接听后,里面马上传来了刘根的声音:“你咋弄的?在别的地儿输液,从来都没事,在这儿输了才多大一会儿,我妈就觉得疼。你快点过来看看,要是出问题,我跟你没完!”
  
  陈飞匆匆忙忙地跑了过去,到病房里一看,老太太脸上满是汗珠,躺在病床上直打哆嗦。输液已经停了,开关被刘根给关了。刘根满脸焦急,一见陈飞就吼道:“你怎么搞的?”
  
  陳飞检查了一番,说:“应该是液体的温度低了,刺激血管,老人家身体有点吃不消。”
  
  刘根急道:“那怎么办?要不我用热水袋暖一下吧?”
  
  陈飞摇头道:“不行,热水袋温度太高,会影响药效的,我把输液的速度调慢一点吧。”陈飞调整开关,又观察了一会儿,见老太太好些了,才回办公室。
  
  陈飞又忙了好一阵,天黑了,是查房的时候了。她来到308病房,刚推开门,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——只见病床旁边的柜子上放了一条凳子,刘根坐在上面,抱着双臂,靠着墙,正打瞌睡呢!
  
  陈飞一看,气不打一处来,连忙呵斥道:“你坐那么高干啥,地上还不够你坐?”
  
  刘根猛一激灵,马上睁开了眼睛,他看到了陈飞怒气冲冲的脸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身子却一动也不动。
  
  陈飞见状,说道:“快点下来!像啥样子?”
  
  刘根说:“再等一会儿,快完了。”
  
  陈飞不解地问:“啥快完了?”说着,她走上前,打算把刘根拽下来。等到了跟前,她发现长长的输液管竟然连到了刘根的腋下。她回头再看看挂输液瓶的架子,这才发现那上面空空如也。
  
  兴许是看出了陈飞的疑惑,刘根“嘿嘿”一笑,解释说:“我怕我妈输液再受不了。她睡眠不好,要是难受醒了,就睡不着了。”
  
  陈飞似乎明白了什么,问:“那你这是……”
  
  “我用胳肢窝把输液瓶夹住,好让液体不那么凉。这液体是怪凉的,难怪我妈一开始受不了。”停了一下,刘根又接着说,“先前我担心我妈,心里着急,对你态度挺不好的,对不住啊,你别往心里去……”
  
  看着原本还觉得是一脸凶相的刘根,不知什么时候,陈飞的眼神变得柔和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