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魔域私服> 丈夫的心愿:送她一条金项链样

丈夫的心愿:送她一条金项链样

时间:2022-07-12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2004年12月17日6时40分,南京市江宁区铜井金矿铜坑山工区16线工段大面积塌方,管传智等3名矿工被大量的泥石流和淤泥困在70米深的井下。事发后,江苏省省长梁保华亲笔批示,要求全力抢救被困矿工,不放弃让矿工生还的任何希望,省、市、区安监部门领导立即赶赴现场,数十人组成的救援突击队随即在专家的指导下展开了生死大营救……
  
  12月24日清晨5时,在井下苦苦坚持了7天7夜之久的管传智获救生还,其他两位矿友相继遇难。他的生还,创造了中国矿难营救史上一个罕见的奇迹。笔者经多方采访,获得这个矿工“生还奇迹”背后的一个真情故事。
  
  好妻子不要金项链,只图丈夫人品好
  
  1970年10月22日出生的管传智,家住南京市江宁区铜井镇李村,在家里排行老小。父亲一直有病,而两个哥哥相继成了家,管传智的父母是旧债未去又添新债,沉重的债务几乎压断了兄弟三人的腰!眼看着债务一点点越来越少,可管传智又迈入大龄之列,给他说媳妇成了全家人的重中之重。可一连介绍了七八个女孩,谁知这些女孩登门相亲后全被吓跑了!原因很简单,管传智的家里穷,加上又没什么手艺,根本笼不住女孩的心!
  
  管传智对此无所谓,而他的父母却急坏了:“你两个哥哥的孩子都上学了,你还一个人过活,我们心里难受啊……”在一家人的张罗下,管传智见了第九个姑娘,她就是管传智的妻子——杨应芳。杨应芳比管传智小5岁,也没读过什么书,长得娇小玲珑,笑得特别好看她上初中时到她家提亲的媒婆就排成了长队,其中不乏家境富裕者,可她总能靠自己的火眼金睛辨别出对方是否可靠,一但发现对方不可托付,就会毫不犹豫地“拜拜”。第一次见面,杨应芳就给管传智留下非常好的印象,正因为此,他不忍心让她受苦受累,仔细考虑后,他把自己的家底向杨应芳实话实说,不料,杨应芳听后只是淡淡一笑:“没关系。我们俩两颗脑袋、两双手,只要肯吃苦、肯动脑筋,还怕挣不到钱?”
  
  杨应芳和管传智一见钟情,就在管传智心花怒放之际遭到了杨应芳父母的反对,他们嫌管家穷,让女儿另攀高枝。可杨应芳的态度很坚决:“我只想嫁给他,别的男孩我一个也看不上!”面对倔犟的女儿,她的父母只好点头同意。两人订婚前一天,杨应芳的父母突然给管家人出了个难题:除了常规的彩礼、喜宴外,还要给杨应芳买一根金项链!
  
  这可难住了管家人!一大家凑不够买彩礼、办喜宴的钱,向亲朋好友借钱救了急。眼下,突然冒出一根金项链,这可如何是好?
  
  没想到,杨应芳挺身而出,当着父母和准公婆的面说:“金项链既不能当饭吃,又不能当衣穿。有条件就买,没条件就不买。小管人品好,抵得上10根金项链!”一道难题就这样迎刃而解,管传智一家人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。
  
  1996年12月1日,管传智与杨应芳在双方家长及亲朋好友的祝福下,欢欢喜喜地走进了洞房。新婚之夜,他吻着她白皙、粉嫩的脖子说:“亲爱的,我一定要想办法挣钱,给你买上一根金项链!”
  
  她用香吻堵住他的嘴巴,喃喃地说:“有你这份心意,我就满足了……我不喜欢戴金项链,只喜欢你这个人……”
  
  金矿里打工,就是换不来金项链
  
  婚后,夫妻生活甜蜜而幸福。在杨应芳的帮助下,管传智除了种田外,还养起了鸡、鸭等家禽。农闲时节,他跟在大哥的身后到处打零工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  
  到了1997年,女儿管文出生后,三口之家更是其乐融融。1997年底,他拿到2000多元工钱,想给爱妻买一条金项链。他拉着她乘车去江宁区商业街,两人看中了一款标价1888元的金项链,他就要掏钱时,她却阻上了他:“这钱得留着作个防备。”他大为不解:“我们今天不就是来买金项链的吗?我能买得起金项链了,你为什么不让买?”
  
  杨应芳说:“我们家里还很穷,过日子不能大手大脚。你的父亲身体一向不好,女儿还小,要补充营养,还有各种人情来往,以后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……”
  
  金项链没买成,夫妻俩手牵着手乘车回到了家里。妻子深明事理,管传智心存感激,晚上时常吻着她空荡荡的脖颈,表达自己的愧疚之情。
  
  管传智一家三口,挤在一间平房里,多有不便。为改善居住条件,夫妻俩手头有了点积蓄,就筹备建新房子。新房子建好后,又欠下了近万元债务,夫妻俩又忙着还债。债还完后,管传智一身轻松地对妻子说:“这下子可以考虑给你买金项链了!”她不忍心拒绝他的好意,第一次爽口答应了:“好呀,好呀。我戴上金项链,一定会好看……”待存够了买金项链的钱,管传智正准备带着妻子买金项链时,老父亲病重住院,急待做手术,他只好拿着全部的积蓄,与两个哥哥一起,献上一份孝心。几个月后,老父亲康复出院,让管传智背上了3000多元债务。
  
  他再一次向妻子致歉,杨应芳安慰他说:“买金项链的日子长着呢。我是不会计较眼前的。”
  
  1999年10月,跟管传智家不到1公里的铜坑山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出,他对妻子说:“这下可好了,我们家紧靠着金矿,还愁买不起金项链吗?”杨应芳跟着高兴,说:“我嫁给你,算是嫁对了。人说,靠山吃山,我们靠金矿这么近,还愁没好日子过吗?”
  
  此后,管传智一有空就去铜坑山转悠,盼着能捡到一块金砖或一砣金疙瘩,去珠宝店给妻子加工一条金项链。后来,他才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事,原来,金矿石埋在很深很深的地下,要开采出来,经过一系列加工程序,才能提炼出微末状的黄金……
  
  2000年春节后,江苏金源黄金有限公司组织人员开采金矿。矿井建成后,对外招聘矿工。管传智得知消息后,立马去报名。杨应芳知道后,对他说:“你在地下工作,我不放心,我去陪陪你吧。”于是,她也赶去报了名。
  
  井下作业是很苦很累的活,报酬并不高,因而报名人数不多,管传智和杨应芳双双被录用。
  
  此后,管传智每天早晨5点半准时下井,一直要干到上午11点钟才能出井。他所在的班组共14人,每天要将20吨矿石从井下送至井上,劳动强度可想而知。井下常年保持摄氏19度的恒温,但他下井后只能穿上单薄的衣裳,刚干一会,便汗流浃背。一个钟头干下来,感觉到戴在头上的安全帽重得像一块石头。杨应芳被安排到另一矿井里负责卷扬机的正常运转,上班时间为早晨4:30至上午8:30,虽然是摁摁开关的活,但并不轻松。在4小时的时间内,精神要高度集中,不能出丝毫差错。
  
  管传智夫妻俩每月虽然有了1000余元的收入,但家里的开支明显增大。矿工们喜欢团聚,你请我吃饭,我去你家串门,一次花个几十元钱是常事;矿工消耗的能量非常大,日常生活标准亦相应提高。女儿管文去铜井镇上幼儿园后,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每月除了要交200多元入园费外,每天还要支付午餐费、同村孩子包车接送费等。老父亲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,老母亲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,他同两个哥哥一起,每个月都要承担两老的生活费及医疗费。
  
  一晃3年下来了,管传智还是没有凑够给妻子买金项链的钱。他一次次痛恨自己无能,可杨应芳却不这么看:“你已经很不容易了,你已经尽到做儿子、做丈夫、做父亲的责任了。买不买金项链,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。你我现在天天下金矿,天天闻到黄金的味道,胜过披金戴银啊……”妻子的一番贴心话,说得他感激涕零。
  
  矿难突如其来,金项链成了他心中的惟一牵挂
  
  到了2004年11月底,管传智掐算着:还有两个月就过年了,现在家里有了近1000元的积蓄,再苦上两个月,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给妻子买根金项链了。他决定这次一定瞒着妻子,“偷偷”取钱,一个人去买金项链,免得到时候妻子嫌贵,又临时改变主意。
  
  12月16日晚上,他7点半就上床睡觉了。他每天都是这样养精蓄锐,以确保第二天在井下干得生龙活虎一般。在睡梦中,他一直都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:自己和矿友们多下力气,多产矿石,提炼出更多的黄金,金项链的价格就会掉下来,像妻子这样的好女人就能买得起、戴得起了。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等待他的将是可怕的一幕。12月17日清晨5:30,他像往常一样准时来到16线工段的负70米中段(即70米深的矿井作业区),与另外4名矿工热火朝天地大干起来。一个小时后,管传智他们突然听到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井面产生强烈的震动,他以为是上面的矿车翻了,没怎么在意,正继续埋头苦干时大量的淤泥将他们困住了。又是一声沉闷的巨响,整个矿井地动山摇,泥石流与淤泥从天而降,彻底封住了通向地面的1号竖井,冲跨了通往负170米中段的2号竖井,冲塌了人行道。当时,马渊金站在矿井对面的巷道口,孙智慧逃出卷扬机驾驶室,管传智一个转身跳到平台斜坡处,被逼进一个不足1立方米的卷扬机硐室里。
  
  洞内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管传智被囚其中,连转身都很困难,他只能半蹲着。他高喊马渊金、孙智慧两人的名字,却没有任何回音。直觉告诉他,井下发生大面积塌方了,心想这次完了!继而,他又产生了希望。他知道井下发生塌方的话,井上一定会组织人员前来营救的。他安慰自己:“不急不急,我得等一等。”
  
  然而一小时、两小时过去了,他听不到周围的一点点动静。他早已蹲不住了,双腿盘坐在地上,这才舒服些。他没戴手表,不知多少个小时过去了,他又饿又渴,他咬牙硬挺着。他想:早知道这样,早晨为什么不多吃两碗稀饭呢?实在撑不住了,他开始找吃的,找喝的。他发现前面有一小坑,里面存有泥水,就伸出双手捧着一点,送至嘴边。天呀,真难咽啊。他强迫自己吞咽泥水:“不吃不喝,怎能活着出去呢?怎能给妻子买金项链呢?”
  
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小坑里的泥水被他喝干了,肚子饿得特别难受,比千刀万剐还难受。出于求生本能,他决定喝自己的尿液。以前他听别人说过这件事,感到很滑稽、很好笑,没想到这次轮到自己了。他解开裤子,将尿液积存在手心处,捧至嘴边时,他犹豫起来了,温热的尿液带有一股臊味,哪能咽下去呀。为了能活着出去,他最终还是将手心里的尿液喝下去了……
  
  时间点点滴滴在流逝,管传智头昏、眼花起来,连呼吸都细若游丝,他尝试用手脚向前试探,这才发现自己连挪动半步的力气都没有。周围黑沉沉的,他的心里开始烦躁不安起来。更要命的是向外排放的尿液大大减少,肚子里饿得如同有一块搓衣板在不停地揉搓。他陷入了绝望之中。这时,他的头脑里闪出一个念头:我还没有给妻子买上一根金项链呢,哪能就这么走了?不行!我得好好活着,营救人员正在一步步向我靠近呢!
  
  又不知坚持了多久,管传智感觉如同过了一个世纪!他的头脑里产生了幻觉和幻想:一根金项链出现在他的眼前,一下子照亮了黑暗的硐室,金项链越变越粗,快要赶上自己的手臂了,他一把抱住金项链,将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,一步一步往上爬……心爱的妻子正站在井口等自己呢……
  
  获救生还,幸运矿工获赠一条金项链
  
  2004年12月24日清晨4时,随营救人员一起下井的医护人员通过喊话器,告诉管传智不能激动,不要讲话,不要睁眼睛。随后,救援人员爬过去给他喂了一小瓶葡萄糖水。
  
  4:59,管传智被抢险队员和医护人员护送到明竖井吊筐;5:12,井上起吊铃声响起,两名抢险队员架护着他缓缓向井上升起;5:14,他被裹上被褥,医护人员一拥而上,轻轻地把他抬到担架上,再小心翼翼地盖上被子抬到救护车上,急送梅山医院抢救……至此,“12?17”抢险救援工作全部结束,管传智成了惟一的幸存者。
  
  当天早晨5:30前后,杨应芳在第一时间得知丈夫还活着这一好消息后,一扫7天7夜堆积起来的悲伤、痛苦等不良情绪,赶至梅山医院看望幸存的丈夫。在重症监护病房里,杨应芳见到了瘦得不成样子的丈夫,想哭不敢哭,想笑不敢笑,想流泪不敢流泪,在路上想好的万语千言只凝成了一句:“这几天,你在下面有没有想我?”管传智说:“想想想,我想给你买根金项链……”杨应芳哭了,她说:“想不到你被困井下,还惦记着给我买金项链……”他告诉她:“这是我几年来的一桩心愿,我一定要实现它……”
  
  南京某电视台记者赶至梅山医院采访管传智,问他:“你被困井下,12月24日早晨救援人员还没有出现的话,你估计自己还能坚持多久?”
  
  他肯定地说:“我还能坚持3天!”
  
  记者大吃一惊:“你可知道,你已达到了生命所能承受的极限……”
  
  他眼含热泪说:“我还没给妻子买金项链呢,哪能就这样轻易地离开人世?”
  
  见惯了太多人间悲欢离合的记者不由得落泪了。这个坚韧顽强的的矿工结婚达8年之久,在矿井里掘金达4年之久,竟然买不起一根金项链送给妻子。在被困井下7天7夜、生命危在旦夕之际,他念念不忘的是活着出去,给妻子买上一根金项链,让妻子开开心心地过上一个好年……
  
  这一真情故事在电视台播出后,南京新街口某珠宝商店老板感动不已,当即决定待管传智康复回家后,免费将一根标价2999元的金项链送到他家里,作为一份特别的贺礼,让他戴在妻子的脖颈上,圆多年未圆的梦。
  
  丈夫重获新生,又获多年梦寐以求的金项链,这“双喜临门”,可把杨应芳乐坏了。她专门到镇上买来很多烟花爆竹,迎接丈夫的归来,庆贺丈夫的新生。为了向亲戚朋友们报喜,她毫不犹豫地掏出300多元钱,于12月25日去铜井镇电信支局登记安装一部固定电话。
  
  截至记者发稿时,管传智仍住在梅山医院重症监护病房里,待各项生命体征恢复正常后,他才能回家团圆。杨应芳不是去医院探望,就是站在门口盼着丈夫回来,她在心里默念着:躲过了这一场灾难,往后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