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魔域私服> 只为心底那份爱恋

只为心底那份爱恋

时间:2022-07-12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她,一个渴望用爱来治愈因爱而受伤的可怜女人。
  
  不幸的是,她的爱一次又一次成为别人治疗因爱破碎的心或寻爱的工具。
  
  她渴望真爱,但爱在一次次戏弄着她。她在连哄带骗下失去了初爱,第二次她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,不料她是他心中那个女孩的替代品,就在她自以为终于有了爱时,爱却背叛了她……
  
  我第一次婚姻是经不住媒人的连哄带骗加上年纪小,无知地走错了第一步。婚后才觉得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一起生活是很烦闷乏味的。我渴望真正的爱情,因此在一次次被打得皮开肉绽后坚决地和他分手了。
  
  离婚后,我像一只逃出笼子的小鸟,欢呼雀跃,觉得自己又有了寻找爱情的机会,这一次我一定要找一个如意的伴侣。但很快我就高兴不起来了,要想找个称心如意的对象,真是太难太难了。这时我才明白生活不能像自己想象得那样随心所欲。就在我陷入困境时,有个小伙子走进我的生活,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。
  
  我并不认识他,不过还为人妻时就听同村的姑娘们说起这个小伙子时个个眉飞色舞,说他如何潇洒,如何帅气,又如何跟一个姑娘恋爱了6年,后来那位姑娘进城做了几天小生意,心渐渐被金钱染成了铜臭色,她最终嫌男方家穷困,两人就分手了,这件事对那小伙打击很大。我听了后也觉得那姑娘不应该那样做,但很快就将这些忘了。在我离婚后不久,曾有人丢过一句话,要把他介绍给我,我听了只是笑笑,不可能,人家那么好哪能看上我?命运真会开玩笑,那小伙却答应了这门亲事。得知这个消息,我快乐得要死过去了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看上了我,但我知道我必须立刻嫁给他,成为他的人。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相信这不是梦。
  
  新婚之夜,我问他为什么娶我,他说听到我被打得太可怜了,很同情才决定娶我为妻的。当然这只是理由之一,他娶我的最主要目的是想用结婚来减轻自己的痛苦,想用一个女人来代替占据他整个心底的姑娘。可我不管这些,我只知道我疯狂地喜欢他,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,我小心翼翼地陪着他,希望自己的体贴能减轻他的痛苦。
  
  结婚五六年后,他从一个穷小子变成了村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,我却忙着到处求医治病:我很想给他生个孩子,可命运总是和我们俩过不去,检查结果是我不能生孩子。我放声痛哭,我不是为自己哭,而是为命苦的丈夫哭,我想过离开他,但他早已成了我生命的全部,没有他,我也会消失。他安慰我说,没关系,我们领养一个拉扯大一样。就这样,我们收养了一个被遗弃的女孩,我俩都很喜欢她,在拉扯骨瘦如柴且小得可怜女儿长大的日子里,他比以前对我更好了,我也慢慢放下了思想负担,打算好好报答他不弃之恩,但我高兴得早了。
  
  他变了,变得挥金如土,经常夜不归宿,有时半夜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张口就骂,抬手就打,他让我“快滚,早都不想要你了”。其实,那时他在外面不只是有一个女人了,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如何跟别的女人混,我却蒙在鼓里,在我的心里,他是最好的,我哪里知道他带着别的女人游遍了半个宁夏,我还痴痴地在家里为他祈祷,还以为他挣钱辛苦奔波。
  
  我一次次地忍住痛,不去追问,我希望他有一天能悬崖勒马,可是他没有,终于有一天,一切暴露在我的面前。开始,他总将一个40多岁的男人带到家里来,有时硬将我扯到那个男人家去玩,我不明白,他却说那男的刚死了老婆很可怜,让我多关心关心他,还说那男的很爱我。后来我才明白那是他的金蝉脱壳之计,他要走怕人说他的不是,硬硬地给我头上扣了一盆屎,出去对人说我要跟那个男人,还说我俩早不正经了,他才在外面找女人的。他现在的这个女人是他近期的猎物,他们已同居半年了,他所做的这一切,直把我本来脆弱的心碾得血肉模糊,我努力睁大双眼,想为自己找一条回归的路,可抬脚却是万丈深渊。我想到了死,几次自杀都被人救下,我也想到过出走,但走了又能改变什么呢。
  
 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,我慢慢地在痛苦中冷静下来,强捂住鲜血淋漓的伤口,咬着牙决定勇敢地去面对现实,成全他们俩,我想我还有自己的自尊,我不能这么脆弱得不堪一击。
  
  仅仅是玩玩而已。我亲自去车站把丈夫的她接进家门,虽然他仍旧放不下那个抛弃他的姑娘,但几年的相处也已让他习惯了我的存在。而他的心里也终于有了我的位置。记得那天大雪下得好大好大,他带着那个不怎么漂亮的女人,撕扯着我已变得血肉模糊但仍无法收回的心,我一步一回头地走了。
  
  我想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嫁出去,我不想让自己断线后漂泊得太远,太累太危险,我需要一个温暖的港湾小栖,疗伤,但谁能给我这一切呢?走马灯似的跟几个男人见了面,但每次见面只能让我更清楚地知道,我还深爱着他,我无法再接受另一个男人。我开始后悔放走他,只要我能看见他,就是骂我,打我也觉得比现在好得多。这个念头一旦冲进思绪就再也无法停止,它像个雪球越滚越大,它拼命挤压着我的心,我的大脑,我所有所有的感觉,我坐卧不宁,一个电话,那头一个永远难忘的号码,身心在痛苦中挣扎了好久失去了控制,冲出了大门,拨通了让我颤栗的几个数字,没有别的,只想听听他的声音。我心跳耳炸两腿哆嗦,当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漂过来时,我不知是恨是气是伤心,泪水喷泉般泄出,同时诅咒着自己的软弱,怎么会变得如此的不洒脱?我舍不得拿开耳边的电话,我告诉他这生不如死的日子,我问他还好吗?他说“不好”。他说她骗了他,她根本没有怀孕,他说他想再回来,问我还要不要他,“你说啥?”我几乎跳了起来。“你还要我吗?”他说。“要,要。”我怎能不要呢?
  
  他回来了,丢下了一切又回到了我身边,看到他有些憔悴的脸,我紧紧地拥抱住他,从今后我绝不让他再离开我,那天我们站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哭了好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