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民间故事] 我是你爹

[民间故事] 我是你爹

时间:2022-07-07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从前,树林里有一头神奇的野猪。说它神奇,是因为它会说人话,不过,它只会说一句:“我是你爹!”
  
  原来,有一天野猪在树林里闲逛时,遇见两个樵夫在吵架。一个骂:“我是你爹!”另一个回:“我是你爹!”两人互骂了十几个回合,后来见太阳快落山了,方才气咻咻地挑着柴各回各家。
  
  野猪不明其意,只觉得两人说话时叉腰摆手的样子很有趣,便记住了那句“我是你爹”。
  
  野猪一开始说得“哼哧哼哧”的,学得并不像。后来干脆变成口头禅,时间久了,便越说越像人话。因了这句“我是你爹”,这头野猪在树林里的地位可谓青云直上,还赢得众多母猪的芳心。
  
  正所谓“人怕出名猪怕壮”,由于经常抛头露面,野猪很快就被猎人瞄上了。有一天,它一时疏忽,掉进了猎人事先挖好的陷阱。
  
  野猪在深坑里声嘶力竭地喊:“我是你爹!”可惜它的同伴早逃得无影无踪,谁也没听见。
  
  獵人听见了,也看见了。他吓得脸色煞白,心想:我爹过世不到一年,难道转世投胎变成野猪了?他半信半疑,便冲着陷坑里的野猪问:“你真的是我爹?”
  
  野猪仰着脖子回了一句:“我是你爹!”
  
  猎人大叫一声:“哎呀,真的是我爹啊!”他慌忙跑回村里,喊来几个村民帮忙。众人小心翼翼地将野猪从陷坑里救了上来。
  
  野猪见大家如此友善,倒也配合,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,便越发像个“爹”了。就这样,猎人恭恭敬敬地用板车载着野猪,一路气喘吁吁地拉回了家。
  
  晚上,猎人为投胎成猪的“父亲大人”准备了丰盛的大餐,鸡、鸭、鱼、肉,应有尽有,还开了一坛藏了多年的好酒。野猪蹲坐主位,满意地说了句:“我是你爹。”说罢,便不管不顾地大吃大嚼起来。猎人和妻儿见野猪那风卷残云的架势,面面相觑。猎人眼眶一红,心想:父亲打了一辈子猎,到头来反而变成一头野猪,看来这就是报应啊!这么一想,猎人便有了放下猎弓、金盆洗手的打算。
  
  此后半年,野猪便一直在猎人家享清福,被好吃好喝地供养着。时间一久,猎人的妻子终于有了怨言。别的不说,野猪吃喝拉撒全在屋子里,搞得家里整天臭烘烘的。妻子常在背后骂:“什么狗屁的爹,变成猪了还回来折磨我们!”
  
  其实猎人心里也不是滋味儿。自从把“猪爹”请回家后,他就再也不敢去打猎了,怕遭报应。可是除了祖传的打猎手艺,其他活儿,他也干不成,家里生计便渐渐成了问题。
  
  一日,猎人挑了柴去街上卖,突然有人一把拉住他。猎人一看,原来是城里张员外家的老管家。老管家把猎人请进街边一家茶馆,刚一落座,便开门见山地问:“听说你家有一头会说人话的野猪?”
  
  猎人忙说:“那不是野猪,是我爹!”老管家笑道:“我知道那是你爹……现在有一笔买卖,就看你想不想做?”
  
  猎人眼前一亮:“啥买卖?”
  
  老管家说:“把那头野猪卖给我家老爷。”猎人听了直摇头:“卖我爹?那可不行!”
  
  老管家不说话,只伸出一个手指头。
  
  “十两?”猎人心中一动。
  
  老管家微笑着摇摇头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一百两!”猎人吓了一跳:“一……一百两银子?”
  
  老管家说:“你这辈子靠打猎,可赚不到这个数!这笔买卖究竟划不划算,你考虑考虑……”
  
  猎人立马把手一挥,说得斩钉截铁:“甭考虑了,我卖!”
  
  “成交!”老管家“哈哈”大笑。就这样,会说人话的野猪被猎人卖给了城里的张员外。猎人送走猪爹时,哭得稀里哗啦:“爹啊,就原谅您的不孝儿吧,我这实在是没法子了呀……”
  
  野猪不明所以,依旧是那句:“我是你爹!”
  
  话说张员外花重金买回野猪,也是“用心良苦”。他是城里出了名的纨绔子弟,吃喝玩乐,大手大脚,家产都快被他败光了。老爹在世时,逢年过节,仗着家里二老的辈分,总还能收些礼金啥的。如今“摇钱树”去了半棵,老太太呢,见老伴过世,伤心过度,也一病不起。万一老娘也驾鹤归西,那这财路就算是断彻底了。张员外心急如焚,眼看着过几日便是老父亲的寿辰,原本又是个生财的好日子啊!张员外恨不得把老爹从棺材里抬出来,没想到,就在他急红眼的时候,听说有猎人捉到一头会说人话的野猪,他便计从心来……
  
  这天,张员外摇醒床上的老娘,兴奋地喊道:“娘,我把爹给找回来了!”老太太一听,眼睛顿时亮了:“你爹在哪儿呢?”
  
  张员外命下人把野猪牵了上来。他早已叫人按着野猪的腰围尺寸做了一身官服,这野猪穿上一身体面的锦绣衣袍,还真的“猪模人样”起来。
  
  老太太见是一头野猪,吓得连忙念“阿弥陀佛”。没想到这时,野猪说话了:“我是你爹!”
  
  张员外连忙应答:“哎,我知道您是我爹,我这不是带您来见我娘了嘛!”老太太听见野猪说了人话,眼珠瞪得溜圆,指着野猪问:“你真是孩子他爹?”
  
  野猪“哼哧”了半天没回应,张员外一见,慌忙想圆场,没想到老太太却抹了一把眼泪,笑道:“是!是我家老爷!虽说模样寒碜了点,但神气还在。还别说,这圆圆润润的模样真有几分当年老爷做官的架势呢……”
  
  野猪可听不懂这些话,它只顾盯着老太太房间桌上的一盘水果,然后径直跑过去,一口咬住一个大苹果,嚼得嘎嘣脆响。老太太看得更乐了:“没错了,真是老爷!以前他爱吃苹果,可总嫌牙口不行,如今如愿了!吃,尽管吃吧!”
  
  自从野猪进了张员外家,就吃香喝辣,活得逍遥自在。老太太呢,精神也好了很多,成天牵着野猪陪她逛园子。
  
  既然老太太都相信了野猪就是转世的老伴,接下来的事也就顺理成章。张员外趁热张罗了老爹的寿宴,不但收了丰厚的礼金,还赚了“孝子”的美名,甚至还因此得了朝廷的嘉奖。
  
  这一连串的喜事,让张员外乐得好几次做梦都笑醒,买来的“猪爹”简直比亲爹还管用!张员外本想着把“猪爹”这棵摇钱树好好供养着,来日方长嘛,可没想到一年后,天下大乱了。
  
  张员外不得不带着一家老小仓皇出逃。临走时,老太太死活要让野猪上她的马车,张员外只得应允。只是路途颠簸,老太太身子受不住,没过几天就撒手人寰,死时她还抱着猪蹄子不放。
  
  安葬了老娘,张员外瞅着野猪横竖不顺眼。这年头,大家饭都吃不饱了,这“猪爹”留着又有何用?不如宰了给家人解解馋吧,毕竟一路逃难,有好些日子没见着肉了。
  
  这天晚上,野猪被张员外家的仆人带到一口大铁锅前,那里面的水烧得“咕嘟”响。野猪一直被人服侍,早失了戒备心。它瞅着一锅热水,以为仆人和以前一样要给它洗澡呢!哪知仆人突然抽出一把刀,二话不说刺进猪脖子。
  
  野猪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:“我是你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