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魔域私服发布网> 一场重影的婚外情

一场重影的婚外情

时间:2022-06-25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她心里是否有我
  
  高大健硕的梁信窝在咨询室的沙发里,落地灯也照不亮他一片晦暗的脸庞。
  
  “我和妻子在一起10年了,但我一直知道她不是我的真爱。她脾气不好又过于实际,很多事情都不能理解我。虽然她把家经营得井井有条,但在她身上,我感受不到柔情。我對她,已经丝毫感受不到爱意的吸引了,婚姻生活一直如一潭死水,但也安静和平……直到我遇见大学时的女同学。”
  
  那位女同学的气质、谈吐和观点,无一不是梁信最欣赏的,而他的幽默与真实也深深打动了她。虽然他们都各自有家庭,但因为极其契合而产生的激情还是把他们吞没了。“我们都想过离婚在一起,但是……她最终放弃了,说不能对不起孩子。”
  
  虽然断了在一起的念头,梁信却还希望能继续与女同学保持联系。但他约她出来,她总是推三阻四地拒绝,可当他不联系她时,她又在深夜不管不顾地打来电话。
  
  “我听说她和老公和好了。我是没资格要她守什么承诺,但是,她到底现在对我是什么心意?如果她心里没我,那么这些深夜电话与思念微信都是在骗我?如果她心里有我,又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?唉,曹老师,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  
  武侠巨匠古龙曾说过一句话:“一个男人就算拥有了1000个女人,他也依然希望这1000个女人心里只有他一个男人。”梁信痛苦的根源也许就在这里。我告诉他,如果想拯救婚姻,拯救自己,就必须慢慢努力理清心理界限,让两条交叉线重新驶回各自的轨道。梁信使劲地点头,表示自己懂了。
  
  梁信再来时,脸上的表情痛苦而狂热。刚一坐下,他便开始急匆匆地告诉我这些日子他与女同学之间的互动,细到一条微信的措辞,一声电话里的叹息,他都要描述得一清二楚。他一边说着自己对这些反应的感受,还一边要我回答,这些表现是否意味着女同学心里仍然有他?
  
  看起来确实像个沉浸于热恋的人,但我感到很疑惑,隐隐有种不对劲的感觉,便见缝插针地问了问梁信的原生家庭情况。梁信出生在富贵的商贾之家,从小无忧无虑,但6岁的某一天,母亲忽然不告而别,再也没出现过。每次他向父亲问起母亲,父亲都会变得很暴躁,告诉他母亲是个坏女人,狠心抛弃了他,让他不要再想着母亲。渐渐地,梁信不再哭闹,也不敢问了。
  
  母亲离开后,梁信的姑母来到家中照顾他。姑母原本有自己的家庭,但一直未生育子女,将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般抚养,最后甚至与老公离了婚,专心照顾梁信。因为有姑母,梁信并没有遭受失去母爱的痛苦,长大后他也基本没想过再去找母亲,虽然近几年听说母亲又和家族恢复了联系。
  
  梁信特别执着地想要确定女同学心里是不是有他,这种狂热劲似乎比古龙先生描述的占有欲强很多。它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呢?
  
  一场不普通的婚外情
  
  这次咨询,梁信的脸上多了几分阴戾之色,刚一坐下,就开始连珠炮般数落女同学的不是:他不理她时,她拿微信小号加他。他提出像朋友一样好好相处,平时有空儿打打电话,偶尔出来吃个饭,女同学又犹犹豫豫、畏畏缩缩。“我曾经以为她是个有风度有智慧有肚量的人,现在看来,简直就是个拿不起放不下的蠢女人!要不就恢复关系,要不就干脆当朋友,这样算什么?”梁信眼中迸射出灼热的光,气愤地嚷着。
  
  我告诉梁信,只要他能一个月不给对方回应,就会好聚好散。接下来的3次咨询,梁信每次都在描述女同学与他的联系。看得出来,因为梁信的毫无回应,两人的联系越来越少,革命似乎就要成功了。
  
  可一天晚上,我忽然接到了梁信的紧急电话。电话里他喝醉了酒,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地告诉我,他刚去女同学的公司找她,哭求女同学和他继续在一起。女同学拒绝了他,并说让他忘了自己。听了这话,梁信清醒过来扭头就走,但现在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,一会儿相信她说的话,对她恨之入骨,一会儿又觉得她是为了让自己死心才那样说,又燃起希望。他反复问我:“她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?她究竟是不是真心的?”
  
  第二天在咨询室里,我面对几乎完全被击溃的梁信,认真地说:
  
  “梁信,当你刚开始来咨询时,我原本以为你与她之间就是普通的婚外情,是两个被生活磨蚀得没了热情的人,在借感情找回生命力。但这几次咨询下来,我感觉你的婚外情背后另有文章。”
  
  “一开始,女同学在你心里是女神一般的存在。但当她选择离开你回归自己家庭时,你就特别在意她心里是不是有你,每次咨询时你都反复问这个问题,并拼命在她的言行举止中寻找证据。但同时,因为她的离开,你又表现出对她的强烈否定与厌恶,好像她就是个垃圾。不知道你自己能否意识到,当你在某一刻确定了她心中有你时,会情不自禁地露出兴奋开心的笑容,可说着的却是最贬低她的话。这样的你,非常分裂。”
  
  不过是与过去的不断重逢
  
  梁信惊奇地望着我:“是吗?没有吧!等等……我好像确实是这样的,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
  
  我正色道:“梁信,你内心对妈妈是怎样的想法与感受?”
  
  梁信虽然摸不着头脑,但还是很配合地告诉我,小时候有段时间他很想母亲,经常幻想自己与母亲生活在一起,梦醒时就会非常悲伤。但有了姑母的陪伴和养育,他早就把姑母当成了母亲,现在想起母亲,他心里只有满满的厌恶。他觉得母亲是个不负责任的糟糕女人,如果现在要他和母亲联系,他只想告诉她:“我一直过得很好,如果你过得不好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  
  心中的答案得到进一步印证,我对他说:“你有没有发现,对女同学的情感就是你对母亲情感的翻版。一开始,你与她建立了亲密的情感联结,但当她像母亲一样选择‘抛弃’了你之后,你内心被抛弃的创伤就被激活了,儿时心里曾经激烈翻涌的情感就开始波浪滔天。你爱妈妈,但又恨她抛弃了你。所以你既希望自己一直被她惦记,又克制不住攻击贬低她,以此宣泄愤怒。”
  
  这些情绪只能深藏在梁信心中,因为妈妈已经不见了,他根本无法宣泄。但现在,女同学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,因此他才会忍不住在她身上无意识地重复这爱恨交织的过程。而且他越否定、越克制自己想她,这种渴望就越大。所以那天晚上,梁信才会在醉后忍不住去找她,甚至哭求她回来。“梁信你知道吗,也许你觉得自己的举动匪夷所思,但实际上这很合理,因为你心里从来没有真正放下过女同学,更没有真正放下过妈妈!”
  
  梁信像被雷劈中般呆住,许久之后才缓过神来。他把脸埋进手中,像个孩子般边哭边说:“我不相信她……都是骗子……”
  
  我轻轻地将纸巾盒推到他面前说:“你的女同学只是你母亲的重影罢了!给自己一个机会吧,去找到你母亲,把那些压抑了这么久的疑问和愤怒都表达出来。无论结果怎样,至少你能对她表达真实的自己,这样你就不用在另一个人身上苦苦追寻答案了。”
  
  那天,梁信离开咨询室的背影是颓然的。很多时候,我们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,远离了那些曾经痛彻心扉的人与事。但后来才发现,兜兜转转,不过是一次又一次与过去重逢。